财经>财经要闻

Kwong Wah

2019-08-07

文:董恪宁

为资助国內20万名学生深造大专,高等教育基金局(PTPTN)平均每年借出30亿至40亿令吉。课程修毕,按照合约规章,原该还债。但是,这个问题,n年以来政府出尽九牛二虎之力,仍然头痛不已。

适逢基金20周年庆之日,当时甚至还有幸运抽奖。根据报道:只要贷者愿意在2017年12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,偿还至少1000令吉,他们即有机会贏取iPhone X或华为P10!

软的不行,还有硬的:前朝政府一度决意,把所有拖欠贷款的大学生列入移民局黑名单,严禁出国。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(KLIA2)一度还特设了一个PTPTN柜台,专门现场处理被挡在关口门外的国家未来主人翁。

纵然这样,成效显然还是不大。PTPTN副首席执行员玛斯杜拉透露,基金局2014年所收只有7亿2000万令吉,2015年则有14亿5000万令吉,2016年增至34亿3000万令吉。

- Advertisement -

据此推测,设想过去廿年,高等教育基金局年均借出30亿;前前后后,累积总计,至少已有600亿。要是回收之数,只有区区的一半,估计还有300亿还在拉拉扯扯之中。

没有想到,身在马来西亚学生领袖峰会演讲,首相马哈迪医生透露,这些年总计所欠下基金,几乎接近一马公司的庞大债务,高达390亿令吉。按此推算,20年来,大学生的偿还率大约只有三分之一。

读及因为拖欠贷学金列入黑名单的42万9945人,当可觉察问题之惊骇不已;然则,新朝当政,仍然遵照选前所诺宽宏待之。这么一来,基金局今后周转捉襟见肘,思之自明,迨无异议。

由此可见,高等教育基金确是烫手山芋。算计一马公司的高筑债台,两者相加,接近1千亿令吉。这一大笔钱,不但几乎是国家年度财政预算的一半,也是一兆国债的一成了。

当然,设身为学生处境着想,大家想必可以体会他们生活的非常拮据,日子之十分难过。因为公共交通的不便,大学生上班,需要以车代步。一旦成家,还需供养房子,养活妻小。

每逢节庆,一有假期,南上北下,东西奔跑,开销犹大。加上百货通膨,市场促销接二连三,有的没的,层层叠叠,种种诱惑之下,自然钱不够用。万一另需不时之应酬,意外的支出,怎么可能还有余额奉还贷款呢?

甭说,像贵为朝廷No. 2的前副揆扎希,乃至累积不可思议的80万债信用卡;收入不过如此的大学生,日子必然是寅吃卯粮,困蹇丛生,怎么还有钱清还高等教育基金局的贷款?

- Advertisement -

可惜,这个国家的问题,正是如此这般:上有所示,下必甚焉。领导月入不过两万,乃至拖欠信用卡公司相等于40个月的债务;学生见之,当然模而仿之。高等教育基金嘛,恐怕就摆在最后一位了。

思虑这些,按照各自的薪金比率,立法每月自动扣除贷款,当是一个选项了。当中的一个供选的方案,或是仿拟公积金之道,设定3%起,逐月摊还,最终必然可以清还完毕。

此外,学校课程,当需与时并进,汇编攸关财务管理的篇章,教导学生如何精明理财,处理个人之债务。否则,理财师说:你不理钱,钱不理你。再拖下去,自然就要比1MDB可怕了。

责任编辑:檀询床